2018日本全國學校給食甲子園參訪後記之十一│第一線學校午餐工作人員─楊蕊萍營養師訪後感想(二)

新聞報導

學校午餐22

臺灣學校午餐供應方式非常多元,從學校有廚房且超過40班配置1位營養師分成自立午餐廚房、公辦民營廚房到另外民辦民營的中央餐廚由廠商聘任營養師,政府食安把關一直迭有漏洞,相關政策始終不甚明朗。 從這次日本參訪經驗來看目前臺灣學校午餐供應所面臨的難題,試著提出以下幾點看法。more

帶孩子上一堂舌尖上的鄉土課

新聞報導

鄉間小路

「碰!」的一聲,教室裡突然闖入一個佩著塑膠武士刀、身穿白衣的「武士」,用時代劇的腔調說:「 3年 1班的小兒們,在下為將軍大人覓得一條好魚,現在要從這海邊,快跑送至江戶城裡!」逗得孩子們哄堂大笑、樂不可支。 4年級的學生正在上社會課,「從前秋田縣北部的獵人從山上回來後,把米搗碎裹在杉樹枝上,放進鍋中和山雞、野菜一起煮,就是鄉土料理『米棒鍋』的起源喔。」more

台灣談食育太狹隘? 林如萍:日本食育涵蓋人的整個生命歷程

新聞報導

學校午餐22

日本的學校午餐教育有相當的歷史,1945年日本制定《學校給食法》便清楚界定了學校午餐相關設備是由學校設置,家長需負擔的是食材費,而這法同時也包含「營養士」的角色,他不只開菜單,也管理學校午餐供應過程中的食品安全問題。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