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庫縣學校給食見學之肆|冷靜與熱情之間:首度殺入決賽即奪下全國優勝錦旗的養父市學校給食中心
發佈日期:2019.03.19
學校午餐22

文|陳儒瑋

「小時候我很喜歡吃東西,所以身材很胖,因而常常受到同儕們的嘲笑。直到小學高年級,發現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下定決心改變飲食,並從六年級起暗暗立志成為營養師。就這樣默默地準備、考上大學、通過國考並取得營養教諭資格。」有著15年資歷的井口留美營養師,一臉平靜地述說自身心路歷程。

相反的,陪同接受採訪的村橋純一調理員,臉上表情則顯得非常開心。「從事調理員工作已經22年了,去年是我首次參加全國大賽。由於調理員一向不太受到重視,很開心能透過比賽讓一般民眾理解我們的專業與辛勞。」曾是私人企業職員的村橋先生,進入養父市政府工作後調至給食中心,從生手出發慢慢地摸索料理的技巧。

「一開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現在真心覺得烹飪充滿無窮樂趣。」他笑著回顧這二十幾年來走過的歲月。

投影片11

這對個性一冷一熱的絕妙組合,去年首度以養父市學校給食中心名義,代表兵庫縣殺入日本第十三回全國學校給食甲子園最後十二強決賽,成功站上來自全國一千七百組隊伍的頂端,舉起表彰日本最佳學校午餐的優勝錦旗。

在那兩天的比賽現場,井口營養師就已讓來自臺灣的我們留下深刻印象。因為她不論在因為抽籤結果必須代表上台進行選手宣誓的那一刻,或是公布優勝結果的瞬間,臉上始終帶著平靜表情,完全不見任何情緒波動。

投影片12

當我們提及去年觀賽感想,井口營養師才罕見的露出淺淺笑容說道,「大概是因為我非常緊張的緣故吧。之前報名過三、四次都從未通過初選,去年是首度進入最後決賽。」

當天一路陪著我們東奔西跑的給食中心所長井桓信子女士,則趁著空檔私底下向我們透露,就是因為井口小姐這番冷靜性格,搭配活潑的村橋調理員,才能一路過關斬將、合作無間。

投影片1

2015年1月,養父市政府將4所學校給食中心整合成為目前的養父市學校給食中心,每日供應市內9所小學與4所國中,共計約2,000份餐點。

小學每餐收費245日圓(折合約新台幣70元)、國中則為270日圓(折合約新台幣76元),全都用於採購食材。

井桓所長表示,從平成21年開始至今十年之間,消費稅已經從5%來到8%,之後還要漲至10%,但餐費卻從未調整,對給食中心來說壓力不可說不大。最近曾針對餐費漲價一事進行問卷調查,獲得七成家長的同意,未來可能會考慮調升收費。

投影片2

「雖然說除食材以外的費用均由市府支付,但財政預算也不算太過寬裕。就拿新設給食中心這件事來說吧,原本計畫興建兩層樓,最終因資金問題而維持目前一層樓的平房建築。」井桓所長苦笑說道。「不過即便有許多需要克服的困難,市府對於學校午餐項目仍然相當重視。不僅調理員於寒暑假期間來中心進行清潔工作等雜務,也照實支付薪水。而自平成28年起,實施家中第二名小孩午餐費用減半的政策。」

目前中心內有25名工作人員,均由市府聘任,其中包含3名事務人員與3名營養師。井口營養師解釋,學校午餐相關業務由3位營養師輪流主責,每月20日決定翌月之菜單內容,食材當然盡量以地產地消為目標,目前約有24%的食材來自養父市。

擬定菜色過程由營養師及調理員共同參與,決定後不需所長同意,更不會依學校丶家長及學生之要求而更改。不過對於特定食物過敏的學生則會另外製作餐點,放入貼有姓名標籤的保溫罐,跟著其他餐點一同送至學校。

對於我們詢問學生最喜歡的前三名菜色,井口營養師給了意想不到的回答。

「這裡的小朋友最喜歡吃涼拌梅子高麗菜、味噌餛飩皮湯和韓式石鍋拌飯。當然啦,咖哩自然也是不敗料理。」

投影片10

帶著我們參觀學校午餐料理過程的藤原先生,則是細心地解釋給食中心的運作流程及重要細節。

每天早上七點十五分由廠商送來食材,經營養師驗貨後,調理員開始進行洗淨丶裁切丶調理等工作,通常在十點半到十一點之間完成餐點,再由1位司機與其他男性調理員共同負責配送,每天需出動5輛貨車。至於送餐距離最遠的學校,往返一趟約為40分鐘。

下午則是將回收食器送入給食中心自動清洗設備,約莫於三點半左右會結束一整天的工作。

投影片3

「根據《學校給食法》的規定,食材必須清洗三次。工作人員身上衣服顏色代表各自的工作項目,這些都是為了避免交叉污染的可能。」突然間,中心響起一小段的廣播,正當我們毫無頭緒、以為發生什麼重大事件時,藤原先生馬上安撫我們說,中心每三十分鐘會播放注意事項,提醒調理員有沒有戴好手套、手指頭有無受傷或是器材是否減少或缺損,雖然都是一些很基本的預防警示,但學校午餐最忌混入異物,還是得時時注意才能確保提供安全無虞的餐點。

投影片4

中午,我們跟著給食中心的奧山營養師來到伊佐小學,實際體驗午餐時間的兩堂给食指導課程。

第一堂課的對象為高年級學生,老師以3月10日的諧音帶入砂糖(sato)主題,介紹日常生活中與糖有關的食物,以及攝取太多糖會造成健康的負面影響。

投影片7

第二堂則是實際來到六年級課堂,跟這群將畢業的學生一起吃飯。奧山老師同時提醒他們,上了國中之後,要注意調整生活作息,並保持好好定時吃飯的習慣。

奧山老師解釋,給食中心的營養師們每年大約要到學校進行160場左右的食育指導,其中分為介紹中餐食材、用餐禮儀的給食指導,以及配合教學科目的食育授課。

投影片8

結束一整天的採訪工作,站在八鹿車站的月台上,看見站在售票口旁、等著我們搭上車的井桓所長身影,深深感受到她和整個學校給食中心想為學生做好料理的那份熱情。

這次來到日本,每個聽到我們要到養父市的人,沒有一位不睜大眼睛兼發出驚呼:「養父?!那裡很遠耶!」

雖然路途真的是相當遙遠,但是很慶幸我們終於還是親自來了。

在這個人口僅有25,000人左右的城市裡,不僅看到各界對於學生飲食議題所付出的努力,而奪下全國學校午餐甲子園優勝更成為當地引以為榮的無上驕傲。

「若要說去年大賽對我而言最大的收獲,或許就是真確感受到看似平凡無奇的學校午餐工作背後,其實有著來自全市居民的莫大支持。日後,我一樣會秉持初衷,努力做出好吃、健康又營養的學校午餐。」

投影片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