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投書】拜託 ! 學校午餐問題不在免費
發佈日期:2018.06.11
學校午餐22
文 /黃嘉琳

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年底登場,國中小營養午餐議題又浮上檯面,這幾個月來,好幾位執政縣市長已經宣布由於自己施政能力好、開源節流有方,將繼續或恢復供應免費學童午餐;也有蓄勢待發逐鹿百里侯的候選人提出當選就全部免費等支票。

對學校午餐樣貌和現況稍有了解的人都不難發現,除了各縣市代辦的午餐餐費差距很大,還有菜道數從五菜到三菜皆不相同、收費標準不一、食材供應來源形形色色等混亂現象,簡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相較於飲食型態、教育體制和文化風俗相近的日本韓國的「學校給食」,先不談學童午餐的安全營養美味等基本原則良莠不齊,光從學校午餐專法、學校營養師與專業人員和收費規定等三個方向,和日本韓國一對照,台灣學校午餐的先天不足後天失調問題馬上現形。

台灣缺少學校午餐專法

由於戰後美國的介入,日本早在1954年就頒布《學校給食法》,目前施行的是2009年4月公布的修訂版本;韓國跟台灣的背景較為類似,1950年代以社會福利、清寒救助的概念始,發展到全國性供餐,也早在1981年即制定了《學校給食法》,2006年歷經新一波修改,確立各校自立供餐和營養教師制度。

而台灣,到今天還沒有一部營養午餐專法,僅《學校衛生法》22、23條提供法源依據。雖說中央行政單位是由教育部負責,但實際業務包括每餐價格、家長和政府負擔項目、菜道數、自辦廚房與否、委外招標原則、乃至於團膳供餐獎罰計點辦法等,全由各縣市政府規範 。全國各地午餐費用或許因為城鄉差距而有所不同就算了,還會出現鄰近縣市學校裡有些午餐免費、有些主食(飯麵)由地方政府補助、有些家長付1/2、有些人事設備器材和食材費全部由家長買單的亂象…,更慘的是選舉一到,學生營養午餐免費政策就反覆被拿出來開選舉支票和做為口水戰的材料,地方政策還經常改弦易調,累趴第一線承辦人員。

營養師少、廚房人員工作負擔過重

按照教育部資料,以《學校衛生法》中「高中職以下自設廚房且供餐班級數達四十班以上學校」為基準,公職營養師共聘了475位,但全國有近三千九百所學校,算來八所學校還分不到一位。在沒有營養師的學校,除了委外由團膳廠商雇用的營養師開菜單和偶爾進行營養教育以外,午餐業務就由校長指派各種專業或學科的教師或校護等行政人員來兼任「午餐秘書」一職。

反觀日本及韓國,從制度上規劃學校裡由專業營養師規劃菜單、膳食備置和供應督導;而合格營養師修習學分與資格考試等,取得正式營養教師(日本稱營養教諭),在學校裡擔任學生的營養教育。在韓國,無論規模大小,幾乎每校都有營養師或營養教師;日本中小學校普遍人數不多,在學校給食法及施行基準等明訂其員額與工作內容,目前光是參加「全國學校營養師協議會」的學校營養師或營養教師人數就超過12,000人,如果學校學生少,最起碼兩校有一位營養師,或由公辦給食中心按餐點數量設置足額營養(教)師。

再舉個例子,日本負責烹煮的廚房從業人員---調理員(台灣稱廚工)編制,比例大約是一位調理員對100位學生。但在台灣各地方政府自行制定的用餐人數與廚工編制比例從1比200到300都有。換言之,台灣廚房人員的工作負擔可能是日本調理員兩、三倍。

午餐費用應該確立原則並公開透明

最後談談費用。韓國的公立國中小學生免費午餐政策幾乎已經全國施行,甚至有部分高中也跟進。以國小為例,一餐費用約合台幣90-115元,由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按比例編列預算支出,家長不用付費。家有國小學生的日本家長一餐大約付75元台幣,不過這是食材成本,人事場地設備交通維運等完全由公部門負擔。

韓國的免費午餐立基在憲法保障之受教基本人權,午餐被視為學校教育的一環,目前首爾市等所推進的「免費午餐採用環境友善食材」,跟國家糧食生產、農業發展和環境永續政策都緊密連結。日本同樣以教育基本人權為核心,但採用家長部分負擔食材費用的措施,在《學校給食法》和《食育基本法》的支撐之下,強調營養師、營養教育、午餐調理員的專業高度來提升全國孩童飲食品質。
台灣呢?由於各縣市政策多變、辦理補助方式各異、供餐型態不同,不只沒有一個全國通行的午餐費用參酌標準,各縣市的食材成本也十分「神祕」。

在此不討論低收入、清寒、急難、身心障礙學生和部分原住民學生的補助,僅以全額收費的縣市來說,公立國小從一餐30元到台北市最高65元都有可能,而不同縣市因種種考量推出的補助、減免、贊助、獎勵項目和金額更不相同;再加上三種主要供餐型態—公辦公營、公辦民營、民辦民營的差異,根本就是一國22制;尤有甚者,扣掉人事、設備、通路甚至給學校的「回饋」後學生吃下去的「食材真實成本」,沒有人知道。這兩年公部門在民間單位要求下,公布了一些調查報告,僅限於每縣市幾個平均價格數字,最重要的分項資料(如主食、副食、人事、運輸、設備維運、廚餘等細項)付之闕如,缺乏不同供餐型態和城鄉差距的詳細數字,遑論進一步分析資料背後的意義和判讀其真實性並據此擬訂改善策略。除公部門人力短缺,無力全面清查的主因恐怕與長久以來政商糾結、各方角力和利益算計都脫不了關係,一直是個大黑箱。

對照日韓,台灣政客們不好好謀求連收費制度都紊亂無比的學校午餐,只競相開出免費、半價或多一瓶牛奶等選舉買票支票,淺層得可悲又可笑!
原文刊載於2018年6月9日蘋果日報論壇《拜託!學校午餐問題不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