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食刻】日韓非基改公民倡議與實踐
發佈日期:2018.01.10
學校午餐22

說明:本文為2018年1月12日「亞洲食刻—食在台日韓分享會」之書面資料,聚焦2016至2017年與日本、韓國民間非基改倡議組織與人物之交流經驗,作為台灣從事相關行動之參考與借鏡。


文|陳儒瑋

背景說明

1996年,基因改造作物正式開始於美國進行商業化栽種。截至2016年,全球有共二十六個國家開放種植,總面積達1.851億公頃,其中基改黃豆、玉米、棉花及油菜等四大作物就佔了99%。

台灣目前雖未許可種植任何基改作物,但經主管機關衛福部審核通過之基改食品原料則可進口。根據2016年上路的基改食品標示新制,產品中只含有基改原料就須強制標示。

韓國與日本情況大致與台灣相同,兩國皆未批准基改作物商業化栽種,基改原料進口須通過安全審查許可,含基改成份之食品亦要強制標明,綜合整理如下表:

國家

種植 標示 基改原料進口

台灣

未開放

強制

合計:130項

*食品(130):黃豆(26)、玉米(69項)、棉花(25項)油菜(9項)、甜菜(1項)

日本

未開放

強制

合計:345項

*添加物(30)

*食品(315):馬鈴薯(9)、黃豆(25)、甜菜(3)、玉米(206)、油菜(21)、棉花(45)、紫花苜蓿(5)、木瓜(1)

韓國 未開放 強制

合計:165項

*微生物(4)

*食品(161):馬鈴薯(4)、黃豆(28)、甜菜(1)、玉米(81)、油菜(14)、棉花(29)、苜蓿(4)

整理:陳儒瑋


韓國:直指總統大選的行動策略

近年來韓國基改原料進口數量始終高居全球第二位,在2014年創下1,082萬公噸的歷史紀錄,2016年略為下降至974萬公噸,供飼料與食品用的比例約為1:4。自2014年起,進口作為食品用途之基改原料已經連續3年超過200萬公噸

2016年十一月,韓國農漁村社會研究所、Hansalim合作社聯盟與全國四十幾個民間團體組成「韓國全國反基改聯盟」,開宗明義表明這是一個以總統大選為標的所結盟之策略性組織,反對開放基改稻米種植,並要求當時總統候選人對基改作物與食品採取更加嚴格的管制政策。當時,我與黃嘉琳以台灣代表身分受邀參與成立大會,同時分享「校園午餐搞非基」的公民行動歷程。

來源:校園午餐搞非基

此外,他們更號召發起百萬人連署行動,公開要求政府制訂基改食品完整標示制度、學校午餐全面提供非基改食材,以及中止基改作物商業化種植計畫。加上前總統朴槿惠因親信門事件遭彈劾下台,大選提前至2017年五月舉行,他們更為積極加速拜會各黨總統候選人,要求簽署大選政策公約。

來源:Hansalim

在短短不到一年之間,民間團體就取得多項階段性的勝利。

2017年二月,韓國基改食品標示新制正式上路,要求食品中只要有含任何基因改造成分就要標示,比起先前僅限食品中前五大原料若含有基改成分才需標示的規範,來得更加嚴格。

五月,由共同民主黨的文在寅當選新任總統。他所提出農業政策公約中,納入強調擴大有機農業、強化基改標示與保障糧食主權等等承諾,宣布將打造一個安心務農全民健康的大韓民國。

九月,韓國農業振興廳更與公民團體「反GMO全北道民行動」達成協議,正式承諾中止從2011年起推動基改作物商業化上市的政策,並規劃於該年底解散農振廳旗下的基改事業開發事業團。

來源:Hansalim / 翻譯:蕭佩均

不過,2017年五月爆發的基改油菜汙染,顯示韓國監管機制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事件起因為原定六月舉辦的「太白市油菜花節」,在官方例行檢驗中發現園區出現基改油菜,活動被迫取消。後續調查指出,汙染源頭來自中國進口油菜混入有繁殖能力的種子,影響擴及韓國十三個省五十六座農場。

八月,Hansalim合作社聯盟募集社員組成「國內自生GMO調查團」;十月,Hansalim與國會議員召開記者會公布調查結果,提出包括資訊透明、擴大調查、加強審查、提供補償與基改原料完全標示等五項訴求,但官方至今並未積極回應。

來源:第六屆太白山油菜花節官網


日本:深耕消費者教育

2016年二月,「日本消費者連盟」與「不要基改食品!倡議」兩個組織,共同編輯出版由天笠啓祐執筆的《基改鮭魚來了!》一書;2017年十一月,繼續推出探討基因編輯(Genome editing)技術CRISPR/Cas9之原理、應用及帶來的負面衝擊的圖文小冊—《基因編輯食品》。

這二本應該都是台日韓三國的民間非基改倡議出版品中,針對一般消費者介紹該項基因改造科技議題的首例。來源:日本消費者連盟

為何能有如此迅速的企劃與行動能力呢?關鍵來自日本消費者連盟與天笠啓祐的多年合作。

日本消費者連盟於1969年四月創立,同年六月發行首期《消費者報導》刊物,至今已來到第1604期。多年來關心包括合成洗劑、電磁波、基因改造作物、食品添加物、狂牛症、美國牛肉進口…等與日常生活密切相關之環境問題,可說是極為資深的日本消費者組織。

圖說:2017年的四月及九月號兩期刊物,均以基改食品議題為主題特集。

天笠啓祐則是自1980年代起,即以新聞記者身分,投入核能科技、電磁波、環境荷爾蒙與基因改造科技之報導與倡議的行動家,四十年的時間出版超過五十本著作。他長期與日本消費者連盟合作,目前擔任該組織共同代表運營委員,定期於《消費者報導》月刊撰文,介紹基改議題的最新進展。

此外,許多關心基改議題的民間消費者與農業團體,像是「日本生活協同組合連合会」、「農民運動全国連合会」、「日本消費者連盟」為商討行動方針,共同組成一個名為「不要基改食品!倡議」非正式聯盟。推動項目包括「非基改農區(GMO FREE ZONE)」、「黃豆契作(SOYBEAN TURST)」與「基改油菜自生汙染調查」等工作,以及協助出版相關消費者教育文宣,組織據點及行政業務則委由日本消費者連盟協助。

來源:遺伝子組み換え食品いらない!キャンペーン

在台日韓三國之中,日本是核准基改原料進口種類與品項最多的國家。

根據2016年一項調查結果顯示,約有八成的日本消費者對基改食品表示擔憂。2017年,或許是受到台灣與韓國的影響,日本主管機關表示研擬擴大含有基改原料食品強制標示的範圍,邀請相關利益者團體共同討論。

現今日本基改食品標示法規,要求佔最終產品含量排序前三位、且佔總重量5%以上之原料屬基改食品原料者,應於產品標示基因改造。但若無法檢測到基改成份的食品,如醬油等發酵食品,則不須標記。與韓國與台灣的法規新制相比,明顯較為寬鬆。

此外,民間團體多年來持續要求官方停止基改水稻的研發工作,不過2017年六月,位於筑波市的日本農業與食品產業技術綜合研究機構,還是進行了日本首次基因編輯水稻的戶外田間試驗。


台灣:從消費者知情權與學校午餐突圍而出

台灣是全球少數於日常生活中大量食用基改黃豆製品的國家,國產黃豆自給率更是低至千分之一。即便在如此不利的情況之下,民間組織「台灣無基改推動聯盟」在長年的努力之下,憑藉著有限的人物力資源,接連於近三年內取得幾項重要的階段性成果。

2014年二月,《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修正案中首度將「基因改造食品」納入規範;十月,全國北中南志工家長藉九合一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之際,要求「基改黃豆退出校園午餐」,發起「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最終獲十九位新任縣市首長簽署同意支持

2015年十二月,學校衛生法修訂通過,規定校園膳食不得使用基改生鮮食材及其初級加工品。

來源:校園午餐搞非基

2016年一月,基改食品標示新制全面上路,要求產品只要有基改原料就要強制標示,範圍擴及包裝、散裝食品與食品添加物,而像醬油、沙拉油等高層次加工品則須加註說明;二月,基改食材開始退出校園

這兩項新修訂上路的法規,不僅成為近二年日本與韓國官方與民間組織積極仿效之目標,更為台灣帶來了實際影響。

台灣非基改黃豆進口量逐步上升,從2015年的六萬公噸、2016年增至九萬公噸,2017年有望上看十萬公噸;國產黃豆從2014年1,173公噸,2015年翻倍成長至2,724公噸,2016年來到3,061公噸。

來源:農業統計資料庫 / 整理:陳儒瑋

儘管如此,台灣面臨基改作物與食品的衝擊情勢仍相當嚴峻。

2016年十月,日本「農民連食品分析中心」所長八田純人來台旅遊時,自主調查發現基改黃豆竟於運輸道路兩旁落地生根;2017年六月,在民間團體多年要求下,衛福部首度公布「基因改造食品原料審議中案件清單」,基改木瓜與天生基改馬鈴薯赫然在列,等待排隊審查叩關台灣。

來源:衛生福利部

基改議題牽涉環境生態、人體健康、糧食主權、企業壟斷、國際貿易與公平正義跨等領域複雜面向,面對基改作物與食品的爭議,台灣、日本與韓國等東亞國家都有各自需要處理的難題。

但在自身土地上努力奮鬥的民間團體,實應思考如何攜手合作,創造更為緊密的連結之勢,方有足夠在地力量來因應全球基改科技帶來的衝擊。


參考資料: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