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徵文】記憶中的學校午餐│徵一匙飯菜
發佈日期:2019.01.30
聯合報
 
文│鄭國南  圖│陳完玲

不經意瞥見櫥櫃放置幾個造型可愛的便當盒,記憶的飛行船即刻停泊在六十年前初中的一個午餐時光──尷尬中盛著滿滿飯菜的便當。

初中二年級某天,我和死黨騎單車上學,屏東初春的稻田青秧插滿,碧綠照映藍天,大武山蒼翠橫臥,繪成一幅天成的田園山水畫。此時我倆正上演一齣惡作劇,我的前輪拐著路面石塊,瞬間兩車把手卡在一起,相互拉扯下,我一頭栽進水田,書包裡的便當應聲掉落,午餐泡湯了,全身泥巴身無分文,一臉茫然。我與死黨相視苦笑,他丟下一句:「中午看我的吧!」

第四節下課,老師前腳跨出門,他後腳踏上講台,將早已備妥的紙張貼在黑板上,寫著:「關公徵食:一匙飯菜,限女生,便當盒在此。」並高聲宣讀(關公是我在班上被女生取的外號,功課名列前茅,個性內向,只要與女生交談,總是面紅耳赤)。這個非比尋常的舉動,全班一片訝然,關公再現,這種要飯糗態,簡直要命!頭低得不能再低,腦子瞬即空白,羞赧不已。

片晌,滿滿一盒豐盛可口的飯菜已擺在眼前,死黨還喜孜孜地誇耀是黃金創意,並說:「關大老爺,請慢用──女同學的盛情款待,留下美好的午餐回憶!」心想交到這種天才死黨,是福是禍天曉得,只能啞然傻笑!

事後得知是住空軍眷區、開朗活潑、大方熱心的小紅舀出第一匙,接著全班女生,一匙匙地錦上添花,芬芳了整個教室,班上男女邊吃邊談笑,氣氛融洽歡愉。

注視著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我依舊低著頭,通紅的臉一直發燙,全身不停冒汗,這一頓集各家美食的午餐,我細細咀嚼,百感交集嚥下。一匙一匙的青春少男少女情愫,似乎在悄悄滋長,交織內心翻騰的醍醐味,還真印證了五味雜陳。

至今飯菜還留香,窘境烙印。只悔恨青澀的當年,自己沒臉站起來說聲:「謝謝!」
 

● 評審簡評:
好羨慕作者搭乘了記憶的飛行船,回到調皮搗蛋卻又純情羞澀的青春年少……開啟了便當彷彿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而裡面裝的卻是單純甜美,與溫暖分享的好味道!(劉昭儀)

在不到700字的篇幅中,我觀賞了一部精采的微電影,稻田水景、一匙匙的飯菜、關公、一個叫小紅的女孩,串連成一段有趣的青春記事。(游惠玲)
 
※大享食育協會、聯合報系願景工程、聯合報家庭版共同舉辦之「記憶中的學校午餐」主題徵文優勝作品
   原文刊載於2018年10月8日
聯合報-【網路徵文優勝作品‧記憶中的學校午餐】徵一匙飯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