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食刻】首爾的食物十年大計(上) — 5大領域、26項課題、3330億韓元預算
發佈日期:2018.02.05
學校午餐22
文|蕭佩均
圖|學校午餐22

首爾市食物宣言發表
 
回顧2017年六月,台北市最受注目的新聞應該是漂白豆芽菜流入台北市零售市場,以及前市議員李新質詢要求北市府設置食安官。台北市首任食安官已在去年九月正式設立,擔負起為市民的食品安全把關的重任。同樣在2017年六月,南韓首爾市則是推出長期的食物政策。市長朴元淳親自站上第一線,於六月二十日當天在首爾市廳新大樓多功能展演廳發表「首爾市食物宣言」,用40分鐘的時間,正式向首爾市民報告即將推動的「食物總體規劃(Food Master Plan)」。



為解決每位市民所可能面對的食物問題,首爾市政府從2015年三月開始啟動一連串公民參與,由官方與專家、市民、公民團體、生產者等共同參與各種形式的討論,收集各方的問題、建議、提案及解決方案,前後共計舉辦一百四十一場工作坊、研討會、座談會、產地見習等等。一直到2017年六月正式發表「食物總體規劃」為止,準備時間長達兩年三個月。透過與市民的充份討論,這份規劃幾乎涵蓋了所有的食物議題。

「食物總體規劃」不同於市長對議會所做的年度施政報告,它不僅揭櫫了「永續食物城市-首爾」的願景,宣告食物政策的四大核心價值—健康、保障、共生、安全,同時明確列出食物政策的五大領域—包括健康食物、食物保障、共生食物、食物安全、制度性基礎,從各領域再細分出26項課題。預計在2017至2020年間投入執行總經費約三千三百三十億韓元預算(註1)(約台幣九十二億五千萬元)。

計劃中也訂下2020年所要達成的各項具體目標及執行方法,甚至更進一步設定2030年的食物政策規劃方向。
 

推動背景

架構龐大的首爾「食物總體規劃」推動背景,可以從規劃當時的南韓國民飲食狀況及國際食物議題趨勢來說明。

首爾市在2015年面臨了人口結構改變、慢性病增加、營養失衡、弱勢階層食物攝取不足、食安事件頻傳的問題。以人口結構來說,65歲以上老人佔總人口的比例,從2005年的7.2%攀升到2016年的12.7%;家庭型態從4人家戶為主,轉變為以1人、2人家戶為主(註2)。

老人或是1人家庭經常會有飲食生活不規律、營養不足、叫外送食物等情況,這些飲食習慣都存在容易危害健康的潛在因子。慢性疾病方面,首爾市19歲以上成人的糖尿病及高血壓罹患率分別為8.4%及23.9%,意即每四名成年人即有一人罹患糖尿病或高血壓,65歲以上老人罹患高血壓的比例甚至高達59.6%。營養失衡則呈現在鈉及糖的攝取量偏高、蔬果攝取普遍不足、青少年肥胖等問題。

以鈉攝取量為例,由於外食族增加,而外食族經常選擇的便利店加工食物含鈉量又偏高,使得南韓國民2014年每人每日的鈉攝取量高達3,890毫克,幾乎是每日攝取量建議上限值(2,000mg)的兩倍。

此外根據問卷調查結果,首爾市有5.1%的家戶數回答因經濟困難而有食物取得不穩定的情況,這些食物缺乏保障的家戶總數達到18萬戶。而首爾市的食物安全也亮起了紅燈,2015年共發生784起食物中毒事件,其中有393件發生在學校內。依據首爾市2016年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對食物安全感到不安的市民有21.9%。

「食物總體規劃」在規劃初期,也緊扣著國際上的食物議題。

2015年五月米蘭世界博覽會公布〈米蘭憲章〉(Milan Charter),憲章中將食物權視為基本人權;同年聯合國會員國通過2030年十七項「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簡稱SDGs),其中第二目標為「零飢餓」,第三目標為「良好的健康和福祉」;巴黎市2014年「永續性食物計劃(Paris sustainable food plan)」訂下了2020年目標,決定市府供餐中有40%使用當季與當地的食物,還要減少30%因食物所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量。

國際倡議的食物權與永續食物體系,都成為這次首爾市食物政策規劃的重要方向。

核心價值

依據首爾市民的飲食現況及國際食物議題趨勢,首爾市在聚焦後提出健康、保障、共生、安全四項核心價值,並由核心價值展開十項具體政策目標,以做為政策實施成效的衡量評估。

這十項指標包括每人每日的鈉攝取量、每日的水果蔬菜攝取量、注意加工食品營養標示者的比例、適當體重人口比例、食物穩定取得的家戶比例、公共供餐友善環境食材的比例、使用公共採購系統的公共供餐人數比例、每日廚餘量、都市的農業空間比例、對食物感到安心的比例。首爾市透過這些與核心價值連結的數值量測,評估政策落實的程度。
 
 
註一:首爾市2017年總預算為29兆8011億韓元,2017年食物總體規劃投入經費為428億元,約佔0.14%。

註二:2016年1人(27.6%)、2人(27.1%)家戶數合計為54.7%,已超過全國總家戶數一半。
參考資料